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教師專訪-陳彥廷助理教授(現任副教授)

(一)簡介
        陳彥廷老師自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前往美國哈佛大學進修,先後於公共衛生碩士學程攻讀碩士、全球衞生研究所攻讀博士,於2011年取得博士學位,專長為衛生經濟學、衛生政策及影響評估方法。隨後任職於紐約麥肯錫公司,擔任醫藥項目顧問,2015年五月底回台,加入陽明公衛大家庭擔任教職。

 

(二)不斷跨領域的求學歷程與工作經驗
臨床醫學到衛生政策

        大七實習那年SARS疫情爆發,陳彥廷老師作為實習醫師代表,協助第一線實習醫師與醫院的溝通。過程中,他體認到疫情管控的重要,也察覺公衛政策與臨床醫學的差距,一個存在於兩者之中,不知道如何解釋的差距。因此,他帶著這樣的好奇心,前往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進修,期盼能在衛生政策的學習中找到答案。
        於哈佛攻讀碩士過程中,陳彥廷老師加入哈佛教授衛生政策改革研究的團隊,跟隨教授至智利、中國等地進行研究。而中國正是SARS當年的發源地,有感於台灣與中國地理位置相近,相關疫情爆發,台灣首當其衝,憑藉著這份憂慮,陳彥廷師毅然決然的申請了博士班,協助教授完成中國農村衛生政策之改革研究,並專注於學術之精進。
學術研究到商業顧問
        跟隨教授在各國投入衛生政策改革研究時,遭遇了一群非學術圈,但是對於許多國家的衛生政策有很大影響力的人,引起了陳彥廷老師的好奇心。這群人是管理顧問─一群與學術圈關注議題相似,但方法卻很不一樣的實做者。
        學術圈往往是往回看,我們發現新的知識,並加以分析,在假設所有條件不變的情況下,調整要觀察的變項;然而,顧問則是在充滿未知、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幫助決策者做出決定。這個相當有趣,是一套能與學術圈相輔相成的系統。
        2011年取得博士學位,陳彥廷老師進入紐約麥肯錫公司,擔任醫藥項目顧問,遊走在政策與醫療管理間,協助客戶了解市場,實際的工作內容相當有趣,例如:歐巴馬政府通過的某項法案,對於市場會造成多少衝擊?藥廠、保險公司、醫療院所等等不同的公司組織應該如何因應?
再次踏回台灣的土地…
        「既然顧問工作這麼有趣,為何要回台灣教書?」這是很多人的疑問。擔任顧問工作幾年,陳彥廷老師升職為經理,負責的工作不再是第一線的市場分析,更多是團隊的管理與運作,這使得他相當懷念分析問題的工作。
另外,當時期盼能把顧問經驗帶回亞洲的陳彥廷老師,其實已回到亞洲,負責相關業務,亞洲顧問公司文化不同於歐美,除了問題分析的工作外,還需要對抗許多對於顧問的偏見,平均工時比歐美多出許多,無法兼顧工作與家庭,甚至一週只能見到小孩子一天,因此,毅然決然的離開待了四年的顧問界,來到陽明大學任職,再次從事他最喜愛的研究工作。
        談到這裡,老師也提到台灣有許多有趣的事情值得投入,當你從一個角度看到需要改進的地方,也意味有許多機會將被發展,並產生正向影響。目前,有許多人在談「創業」,不論是社會企業、營利企業,台灣皆具備很棒的想法與技術,但如何去商業化、全球化這一塊,仍存在一個斷層,因此,陳彥廷老師也期待利用過去的經驗,協助相關領域建立系統性的運作。

 

(三)老師會選擇來到陽明公衛所教書的原因?
        「團隊能激發的火花,比個人還來的更多!」這就是陳彥廷老師來到陽明公衛所的原因,過去於麥肯錫擔任顧問的經驗告訴他,團隊合作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因此,他加入周穎政、黃心苑及蒲正筠老師健康經濟學的團隊,與一群志同道合的學術夥伴,一起從事衛生政策研究。
        除此之外,老師喜歡跨領域的研究,陽明公衛所師生背景多元,團隊中包含雷文玫、楊秀儀老師等法律學者,是相當難得的機會。

 

(四)來到陽明公衛所將近一個學期,請老師分享對教學環境的感受?是否有發生有趣的事呢?
        「師生分的蠻開的,除了研究助理外,學生比較難與老師有互動,我覺得這很可惜,也許是因為老師太忙了,但學生也比較內向…」
        師生互動就像化學作用,碰撞的愈多,能產生的火花就愈多,雙方總能在不經意的閒聊中,獲得意外的心得與資訊。大學時代,陳彥廷老師時常與搭同一班公車的生統老師聊天,而這位老師正是當年勉勵他出國,並協助寫推薦信函的老師,後來去了美國,陳彥廷老師與哈佛的老師仍保持有相當好的互動與研究上的合作。因此,他勉勵學生能在除了seminar以外的場合,主動與老師互動、交流,不同的生活故事、不同的經驗,能帶給你不一樣的啟發。

 

(五)陽明公衛所學生背景多元,對於教導一個由不同背景領域學生組成的班級,您有什麼看法?
        「不會啊,多年前我就是這樣的學生!經濟學還得從微積分學起…」臨床醫師讀公共衛生,看似是相同的領域,但面對的,卻是過去未接觸的政治學、經濟學,各科都是從零開始學習。
        「一次即席演講,聽眾包含記者、外交部、政府官員…等各式各樣的人,我要向聽眾解釋一個關於醫療的題目,要講到讓他們都懂…」這是老師於甘迺迪學院修課的經驗,一堂關於「溝通藝術」課程,從中,他體會到「淺白的話」更能協助聽眾理解。跨領域並非一種障礙或包袱,而是一個的溝通的過程,置身其中的人更能從一個「聽眾」的角度出發,向他人解釋自己的研究。
        因此,對於教導一個由不同背景學生組成的班級,他把自己定位在一個橋樑的角色,也許他不是經濟學、政治學領域最厲害的專家,但他能協助這些領域的人溝通,讓大家都聽懂,再進行更深入的討論。
        另外,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的專業,甚至在該領域有多年的經驗,因此,也歡迎同學們互相討論,教學相長。

 

(六)對於指導學生,老師有什麼期待?
    「我希望大家去尋找自己的熱情、了解自己,我的角色是在我能力所及內,協助學生完成想做的事情。It’s about you!找到一個能讓自己熱血沸騰、不吃不睡,都堅持努力的目標,這會幫助你走過辛苦的研究過程…」研究過程中,一定會有辛苦之處,所以必須要找到自己有熱忱的議題,才能繼續走下去。在台灣,有許多學生比較被動,陳老師也不例外,他在哈佛念書時,常常為了寫作業而感到痛苦,當授課老師說「Pick a topic…」,他的反應是「What topic?」,這是需要花時間思考的。

 

陳彥廷老師 公衛所網頁介紹

 

◎採訪:潘惠敏、黃喻祺、鄭伃珊 (公衛所碩士班學生)
◎撰寫:潘惠敏  (公衛所碩士班學生)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