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教師專訪-莊宜芳助理教授

(一)簡介
        莊宜芳老師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後選擇於台大醫院進行精神醫學專科住院醫師訓練,訓練期滿並在台擔任一年的精神科主治醫師後即前往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學院修習博士學位。於2015年回台加入陽明大學公衛所擔任教職,並同時為亞東醫院精神科兼任主治醫師。專長為老人精神健康、精神疾病及藥物流行病學等。
 
(二)在公共衛生的領域中,有不少學者為醫學背景,許多醫學生畢業以後選擇繼續進修公共衛生,有人是醫學系畢業就踏入公衛,有人則是從事臨床工作一段時間後,才進入公衛的領域。
1. 請問老師當初出國念書的動機,是希望這樣的機會對自己的臨床經驗有幫助?還是希望接觸臨床之外的領域?
        老師在醫學系求學階段就有過出國深造的打算,不過在畢業當時評估過狀況後決定先在台灣把住院醫師訓練完成,再出國念博士學位,「一來是先利用住院醫師訓練的薪水當做是出國的資金,二來這樣比較一氣呵成,否則若是念完書再回來當住院醫師,住院醫師的工作型態真的比較沒有多餘的時間從事研究工作」。
 
2. 公衛的訓練對老師原本的臨床專業的影響?
將「預防疾病」的觀點融入臨床
       過去醫學系求學期間,學生的所學通常是學習如何「治療」眼前病人陳述的症狀或是已被診斷的疾病,自然而然在出社會進入醫院工作之後,醫師的工作也大多著眼於「診斷」及「治療」這兩大方向;但有了博士班期間公衛領域扎實的訓練,老師發現在看診時能夠更將重心延伸至「預防」的範疇,尤其是在老師擅長的老年失智領域,往往在病人陳述某個失智的早期症狀、或是面對年紀較大的病患時,便能夠提早予以相關的衛教。
 
發現自己對研究的興趣
       宜芳老師表示,在攻讀完博士學位,回到臨床之後,更能到感受到自己對學術研究的熱愛,「我個性上蠻適合做研究的!(笑)」因此回國之後,老師在從事臨床工作之餘,也希望可以找到一份能夠發揮自己對學術研究的熱情的工作,「一方面維持臨床的經驗,一方面將臨床面對的病人與學術做一個連結,學校也非常支持我,我覺得現在這樣是臨床及研究達到最佳的平衡狀況」。
 
(三)老師會選擇來到陽明公衛所教書的原因?  
       老師的專長及研究興趣為老人認知,陽明大學與台北榮民總醫院正在發展老年醫學,北榮的神經科有許多失智症的病人以及相關研究進行中,校內也有一些老師從事失智症的動物實驗,老師的研究興趣為「老人認知功能退化及失智症危險因子」,期待能在相關領域發展。未來若有機會,也希望能規劃老人領域的課程,跟同學一起在這個領域成長。
 
(四)已來陽明公衛所一段時間,請老師分享對教學環境的感受?是否有發生有趣的事呢? 
好山好水…好健美
       「我的辦公室就可以看到山,真的是蠻美的,等車的時候,如果天氣好,往山下望去視野很好…」如同其他老師、同學初至陽明的反應,莊老師對於陽明大學的印象即是好山好水…好健美。沒錯,在欣賞完陽明大學的美景以後,老師也提及了初至校園的趣事,「一次開完會以後,心想說活動中往上爬就是行政大樓,殊不知這條快捷斜坡竟然有45度,我心想,我應該可以把所有高跟鞋都丟了…」後來,老師悟出了一條更輕鬆的路線,那就是從活動中心步行至護理館,再搭電梯至四樓,話說回來,陽明還是一個很棒的環境,不僅風景美,更能督促師生運動,老師帶了一雙運動鞋來學校,除了規律運動外,也期待能至「軍艦岩」等附近知名景點,一睹陽明的美麗風采。
 
學生互動緊密
       「校園整體的physical environment是很不一樣的,校園內很少可以看到學生,不像一般校園,隨處都可以看到學生,但也因為如此,學生感情似乎相對緊密…」不知道各位同學是否有同感呢?莊老師目前為醫學系一年級導師,與學生互動過程中,她感受到學生感情緊密,另一方面,不僅是醫學系,在公衛所亦有相似的氛圍,這是很棒的!
 
(五)對於指導學生,老師有什麼期待?
       老師的研究專注於老人,對於指導學生,如果是幫得上的都會盡力幫忙。除此之外,老師也勉勵同學要對研究具有熱忱、勿忘初衷,從錯誤中學習、培養耐心。
 
熱忱、勿忘初衷  
       「當有重要研究發現時,會很興奮,願意更深入去了解,有時候有盲點無法突破,但總會在某個時候突然想通,並趕快飛奔回電腦前面記下來,這個過程比得獎還有趣…」這是老師的經驗,她認為每一個工作都有辛苦之處,以老師為例,要趕研究計畫、paper投稿可能被reject,雖然辛苦,但只要有熱忱,並且謹記當時的初衷,便能找到願意繼續走下去的理由。
 
像掃地一樣的基本功:從錯誤中學習、培養耐心
       「你是把A加B,算出C的嗎?」許多事情都是自己實際做過才知道,資料處理過程會容易出錯,若自己實際整理過資料,對於研究問題就會比較敏感,有受過這樣的訓練後,了解資料的結構長怎樣,才知道如何把自己想要的變項拉出來,另一方面,聆聽他人報告時,也會比較知道要問怎樣的問題,是很好的經驗。
 
 
◎採訪:李柏萱、潘惠敏 (公衛所碩士班學生)
◎撰文:李柏萱、潘惠敏 (公衛所碩士班學生)
瀏覽數  
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
請輸入此驗證碼